南锣:渡过最“安静”春节后,用“市场+文创”等待春天

摘要:北京南锣鼓巷的热闹程度,有时候连春节的庙会都望尘莫及。曾经创下一天35万客流纪录的南锣,现在正在渡过成为商街后最“安静”的一个春节长假。再过三天就是元宵节,而整条街上,来往的几乎没有游客,走在这里,可以清

b58f8c5494eef01f02c094ff99a3b223bd317d93.jpg

北京南锣鼓巷的热闹程度,有时候连春节的庙会都望尘莫及。曾经创下一天35万客流纪录的南锣,现在正在渡过成为商街后最“安静”的一个春节长假。再过三天就是元宵节,而整条街上,来往的几乎没有游客,走在这里,可以清晰地听到安保人员巡视的脚步声、清洁工人“沙沙”的扫雪声。一位住在雨儿胡同的居民说,这么安静的南锣十多年没见过了。

在很多老人的观念里,“年关”是道“坎儿”,但南锣年轻的店主们可能都没听说过这样的说法。从2008年开始火了,一直到现在,春节几乎是南锣一年中最赚钱的时候,平均一天25万的客流,意味着南锣一平方米的地面上,就可以站3个人,甚至有的商户一年是赔是赚都靠春节。由于春节期间不能进货,商户都在春节前备足了货,这个“足”一般指的是要准备一个月的货。另外的准备就是人力,为了能在春节开足马力,有的商户给员工提前放假、有的错后补假,有的还要临时找人手。此外还制定了安保、环卫、食品安全等各方面的预案……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所有的准备都在“年关”——大年三十当天戛然而止。

1.jpg

南锣商会会长徐岩现在回忆起来,在大年二十九当天下午接受媒体记者采访的时候,还是在“欢迎大家春节逛南锣、南锣的商户在春节期间全部营业,全都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。”大年三十早上,徐岩和南锣的商户所作的都是“防范”的准备:一万个口罩分发到所有商户、各种消毒液送到店里、做安全防范的动员……但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、各地防控等级逐渐升级,大家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。“经商的肯定要考虑赚钱,但是在赚钱和生命安全面前哪个重要?在这样的情况下,有商户开门、有商户关门,那么关门的必定会心理不平衡,最后肯定控制不住。”大年三十晚上10点,在南锣商会的群里,发出了一个“一刀切”的倡议:全体商户到正月初一下午5点前,全部闭店。“有商户不理解,更有骂的。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人流骤降是必然,在这样的情况下,闭店其实是比开店更加安全、更加止损。我们一户户地劝说,最后全部闭店。”

位于南锣鼓巷南口的咂摸是南锣的老店,经理赵宁告诉记者,往年的春节,咂摸的门口都是排队等吃饭的人,后厨的大师傅颠勺颠得“一天下来胳膊都肿了”。为了春节,仅仅是各种食材的备货,就超过百万元。原来店里有40个员工,还临时找了6个临时工。“闭店带来的损失最直接的就是各种蔬菜、肉蛋、水果,能送人的送人,过了保鲜期的直接扔。员工的食宿、工资、安全防疫等各方面的开销,一个人一个月的成本是5000元左右。”

2.jpg

田文宇经营的文宇奶酪是南锣鼓巷上的元老级商户,在他的记忆中,从2004年开门,文宇奶酪就从来没停过业。按照以往的经验,在春节前他准备了近百万元的货,又多雇了3个伙计。现做现吃、新鲜一直是文宇奶酪的招牌和口碑,但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田文宇只能把做好的奶酪给街坊邻居们送了一些,剩下的无法保存的直接倒了。

徐岩告诉记者,南锣鼓巷上40%的商户是餐馆、热食、冷热饮、咖啡馆,他们无疑是受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大的商户。除了人力和物力成本,压在南锣商户心头最大的压力来自于房租。新冠肺炎疫情在不断变化,南锣的开门时间,也从最初打算的大年初七推到初十,再推到正月十五,目前看来最早也要正月十五之后。“初步算了一下,停业一天,小商户的收入损失不低于1万元-3万元,中等规模商户损失在3万元-5万元,大型商户的损失在10万元左右。春节期间,整条南锣鼓巷主街商户的损失将近1亿元。”


徐岩说,以往遇到各种大事儿和天灾,商会都会组织为灾区募捐。这次南锣虽然没有统一募捐,但是很多商会成员还是通过北京伍连德公益基金会,先后为湖北武汉等地捐赠了300多万元的物资。2月4日,又为普仁医院等北京五个新冠肺炎疫情定点医院送去了100多万元的物资。还有商户给社区的特困户、残疾人、保安、环卫工人赠送了10多万元的稻香村糕点……“因为现在大家不能见面,只能在微信群中相互鼓励、抱团取暖、商量应对方法。现在商户的主要诉求集中在三点,希望房东给商户减免租金,希望能对特殊困难的商户提供短期低息无抵押贷款,希望能给企业发展创造一些更宽松的环境,比如能否为企业提供一些廉价宿舍。”

现在,所有人最期待的,就是新冠肺炎疫情出现真正的“拐点”、希望病毒被真正遏制、希望一切的生活和工作恢复正常。


有人说,一旦新冠肺炎疫情结束,餐饮、商业、娱乐会出现“报复性”增长,但在商户看来,恢复需要过渡期,是一个人们从“观望”到恢复正常的渐进过程。徐岩也认为,“眼前要看疫情,长远还是要看市场。想恢复消费,提振市场是最难的。作为全国最火的商业街,南锣的生存不是问题,但是收益的预期,绝对要降低一格。在南锣开店‘大赚’,现在看是不可能的。”

但徐岩也认为,困难与机会是并存的。即使没有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南锣未来朝着文创、原创与连锁经营的方向转型的发展思路也是确定的。文创需要原创、市场、资金多方面的合力,虽然不容易,但是遇到“大事儿”的时候,抗风险能力也更强。南锣经历了几次升级和转型,但目前依然有四成左右的餐饮,多数商户也都是依靠线下销售的传统商业。即使是像口红学院等文创DIY小店,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也无法依靠线上减少亏损。所以南锣的未来发展之路一定是“市场+文创”,一定是整条街打造品牌、再次转型提升。徐岩表示,南锣力争用三年左右的时间,将经营简单餐饮的商户再压缩一半,只占全部商户数量的20%左右,压缩出来的份额,全部发展原创和文创。

新京报记者 王萍


本文为 角度商业(http://www.jiaodoo.cn)转载作品,作者: 新京报。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角度商业观点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