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钢总裁祝瑞荣:前几年钢企赚多赚少都是赚,今年将进入淘汰赛

摘要:极具挑战的2019年已经过去,2020年,钢铁行业面临哪些风险因素?钢铁企业应该如何应对?日前,南钢总裁祝瑞荣在接受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采访时指出:“前几年钢铁企业赚多赚少都是赚,今年开始将进入淘汰赛,在钢铁行业金

极具挑战的2019年已经过去,2020年,钢铁行业面临哪些风险因素?钢铁企业应该如何应对?日前,南钢总裁祝瑞荣在接受《中国冶金报》记者采访时指出:“前几年钢铁企业赚多赚少都是赚,今年开始将进入淘汰赛,在钢铁行业金融属性越来越强和智能制造深入推进的背景下,降本增效和为客户创造价值有了更多的含义和更大的空间。”

e7179339c434482c974ae637483acf70.jpg

记者:日前,南钢获得了江苏省高质量发展标杆企业和领军企业等称号。2019年,南钢在高质量发展方面取得了哪些突破与成绩?

祝瑞荣:总体来讲,2019年南钢取得了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业绩,在降本增效、产品研发、市场开拓和人力资源优化等方面都取得了明显的进步,具体有以下几个方面。

一是下大决心、大力气进一步提升效率,降低成本。成本竞争力决定了一家企业能走多远,即使是在相对较好的市场形势下,亦或是高端产品,都需要成本的支撑。南钢加强产业链方面的布局和合作,将降本由传统的内向型向外延伸拓展,扩大了降本的空间。一方面,在上游,南钢通过与国际资源对接,寻求更为低成本的焦炭、煤炭等原料资源;另一方面,扩大和加深与下游客户的合作,从物流和提高材料利用率等方面出发,共同降低成本,形成更为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。

二是紧紧围绕打造数字化工厂,实现一切业务数字化、一切数字价值化。一方面,南钢在前期信息化的基础上,进一步推动数字化、智能化工厂的建设,包括一些智能装备的利用,目的就是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;同时,通过OT(运营技术)与IT(信息技术)的紧密结合,对传统制造业进行升级。比如,南钢的电子商务系统已实现从客户下单、合同签订、生产进程、质保书、物流、资金等流程全程可视化,客户可以清楚地看到订单的进程。同时,南钢与部分客户实现了ERP to ERP(企业资源管理计划)的对接,能根据用户情况及时帮客户补库存。另一方面,南钢通过数字化和智能制造来提高质量的稳定性和成本的可控性。预计到今年7月份,南钢的智慧控制中心将实现高度集成。这有利于智慧制造的实施与落地。

三是爆款产品的打造,企业做得好不好,最终取决于有没有好的产品和产品力,产品要有品牌影响力和品牌溢价。南钢这几年利用全球的创新资源嫁接中国的动力,在英国、日本都设立了研发机构,缩短了南钢和发达国家在材料研发方面的差距。同时,南钢制订了自己的5年~10年的产品开发计划,在低温钢方面进一步凸显南钢的优势。目前,除了3.5%镍、5%镍、7%镍、9%镍以外,南钢完成了低温高锰钢工业化的生产,相关的全球化认证很快将通过。去年,南钢还开发出低温型钢,填补了国内空白,实现了低温钢系列化的配套;获得沙特阿美抗酸管线钢的供货资格认证,属我国唯一一家;在复合板研发方面,南钢处于行业领先水平,形成系列化,涵盖不锈钢、双相不锈钢、超级不锈钢和钛材复合板等,在桥梁、化工、能源、环保等领域获得广泛应用。

四是加强环保投入,实施绿色制造。围绕4A级工业旅游项目的目标,南钢持续投入,完成了焦化烧结的脱硫脱硝改造和除尘系统的升级改造等。更为重要的是,通过对环保技术的自我消化吸收和再创新,南钢形成了自己的环保产业,旗下环保公司开始给包括行业内的其他企业开展项目合作。

五是推进全员合伙人制度,进一步激发人力资源。南钢梳理每位员工的职业发展通道,包含技术通道、管理通道、营销和研发投资通道等等,使其有充分的发展空间,为企业的高质量发展注入动力。

记者:2020年钢铁行业面临哪些风险因素?钢铁企业应该如何去应对?

祝瑞荣:当前,钢铁行业在多个方面都面临较大的挑战:一是产能仍是比较高的,产量也处于高位;二是上游铁矿石供给的垄断属性并没有改变,成本压力非常大,并且人工、环保等其他要素的成本都在增加;三是部分下游行业还处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,钢材总体需求可能不会有大的增长。

总体来看,钢铁行业2020年的形势可能比2019年更严峻。不过,优秀的企业总是有机会的。钢铁市场一年接近10亿吨的消费量,足够企业去施展拳脚。前几年钢铁企业的竞争是追赶型的,大家赚多赚少都是赚,后面将进入淘汰赛,竞争力差的企业将被淘汰出局,竞争会越来越激烈。

2020年,南钢的工作思路很明确,以创新为手段,就是要围绕客户,为客户创造价值。

我认为,每一个行业都存在没有被满足的需求。因此,南钢的技术研发人员要花更多的时间去用户的现场进行沟通和了解,把用户的痛点问题变成南钢的创新点。好的产品来自于用户,好的企业一定是为客户解决问题和创造价值的企业,这样的企业是战无不胜的。

一方面,南钢基于下游用户的痛点进行创新,发掘并满足新的需求,与很多下游行业成立联合创新中心,开展具有前瞻性的研究,为其提供一体化的解决方案。比如在桥梁行业,南钢与桥梁设计院、制造单位及相关高校成立联合创新中心,一起来研究解决桥梁行业用钢的高强度和耐候性等痛点。

另一方面,南钢对内进一步推进智能工厂建设,为研发、创新和生产等提供更好的条件,以快速满足客户需求。目前,南钢正处于智能制造向更深、更高层次迈进的关键节点,正在把理念一步步地变成现实。这是今年南钢重点推进的工作,预计该工作全部推进完成后,效率至少提高15%~20%。

记者:南钢在智能制造方面取得的成绩令人瞩目,多次入选工信部示范项目。您认为,智能制造能给钢铁企业带来什么?在推进智能制造方面,企业需要具备的核心能力是什么?

祝瑞荣:首先,钢铁企业开展智能制造,效果体现在两个方面。一是看得到的人员效率提升。南钢这几年新产业发展十分迅速,打造出环保、智能制造、“互联网+新材料”等平台,各个平台的发展态势良好,吸纳了一些钢铁主业的人员,效果非常好。二是企业资源配置效率明显提高。比如高炉智能化后,各方面消耗会更低、运行也会更稳定,带来更高的效益。同时,产品的质量也会更稳定。南钢正在往特钢的路线上进行产品的转型升级,靠人的经验和靠数字化的能力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原来的生产更多的是靠人的经验去操作,现在靠模型来决策。南钢在焦化、烧结和高炉等铁前环节,开发出100多个模型来满足生产需要。

其次,现在钢铁企业的智能化实现过程跟以前不一样,以前可能更多的是“拿来主义”,设计院给什么,钢厂就用什么,属旁观者。现在更多的是钢厂必须自己成为参与者、践行者,必须掌握核心技术。南钢在推进智能制造和数字化的过程中,工艺人员、技术人员广泛地参与项目过程,形成了自己研发、优化和升级模型的能力,这是最重要的核心能力。

南钢要利用60年钢铁生产形成的知识积累,并不断地去优化,而不仅仅是交给设计院。钢铁的智能制造最终一定是个性化的,各企业装备、产品、管理水平等不一样,一个模型应用到所有的钢厂是不可能的。

记者:目前,钢铁行业的金融属性越来越强。您认为,钢铁企业应如何适应这种变化?

祝瑞荣:我国钢材和铁矿石的市场非常大,钢产量占世界一半,铁矿石年进口量维持在10亿吨以上。这为相关的金融衍生品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最近几年,钢铁相关的期货、期权市场发展迅猛,交易量非常大,钢铁企业进行风险管理的条件已基本具备。

从南钢的实践来看,南钢首先是结合订单,利用金融衍生品为自身的生产经营等保驾护航,出发点就是管控风险,保持正常的利润水平,不去进行投机和套利操作;同时,要加强相关制度建设,完善和严格操作流程。

当前,南钢正在与下游客户商讨新的商业模式,研究通过金融衍生品市场共同应对市场风险的解决方案。比如,造船厂是南钢的重要客户之一。长期以来,南钢的产品定价是双方博弈出来的,价格卖高了船厂挣的就少了,卖低了南钢的盈利就会受损;而造船厂从接单、造船到交船的周期很长,一般都在1年以上,在市场波动频繁的情况下,很难商定出一个令双方都满意的价格。未来,可能是钢厂和造船厂成为一个联合体,去船东那儿投标。中标后,提前通过期货市场锁定铁矿石、焦炭等对双方成本影响比较大的产品的成本。这样,造船厂和钢厂都保住了利润,双方能形成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,更有利于我国造船业竞争力的提升。


本文为 角度商业(http://www.jiaodoo.cn)转载作品,作者: 今日钢铁。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角度商业观点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