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旅企业如何活下去?20位大咖四大维度建言,自救、他救与救他

摘要:疫情重创文旅。在度过一个“痛感”强烈的春节后,文旅业下一步怎么走,文旅企业如何抗御、自强自救,成为时刻牵引甚至“拷问”文旅人的痛点命题,提至“生死存亡”的高度亦不为过。 面对危局,我们都相信冬天之后春天的

疫情重创文旅。在度过一个“痛感”强烈的春节后,文旅业下一步怎么走,文旅企业如何抗御、自强自救,成为时刻牵引甚至“拷问”文旅人的痛点命题,提至“生死存亡”的高度亦不为过。

面对危局,我们都相信冬天之后春天的到来,而在抵达的进程中,文旅人当抱团取暖,共克时艰!

为此,执惠通过微信社群组织了一场深度研讨,20余位文旅业内大咖,既有涵盖多领域的文旅企业高管,也有地方主管部门高层,“同堂”激辩,为文旅业尽快走出疫情阴霾,提供真知灼见,为业者鉴,引业者思,共推文旅业发展。

我们将研讨的干货内容予以整理,以下为第二篇。

昨天执惠刊发的《直指“生死痛点”!20位文旅大咖“同堂”研讨,三大方面、七大维度激辩文旅走向》,着重研讨了疫情下的文旅走向,而这个走向最终都落在每家文旅企业身上。

作为此次大咖研讨的第二篇,将更聚焦文旅企业如何活着、更好活着等话题,这其中涉及同一链条上下游企业的利益博弈、协同互助;企业如何自救,大中小企业的殊同路径;国家相关政策的“他救”,包括紧要政策、推进出台的可行性和困难,政策的惠及面等。

正如一位文旅大咖所说“帮助你的上下游,就是帮助你自己”。自救、他救与救他,本质上是贯通的,大家同属命运共同体。

1、危局中利益博弈与“命运”协同

在此次危局中,产业链的不同环节企业都受到冲击,大家是命运共同体,但所面临的危机有大小之分,这涉及话语权大小,事关损失和利益博弈,如何“智慧“处理,事关彼此命运。

@刘照慧,执惠创始人兼CEO

平台与供应商的关系积怨已久,现在更激烈了,感觉这个矛盾要激烈爆发了。

@周建慧,河南建业集团战略投资研究员

资本化的OTA和靠自己刨食儿的旅行社主体上就不对等,按理说,OTA第一时间作出承诺,又有资本支撑,不应该推卸50%的责任给供应商。资本不够,还有保险,这原本是OTA建功立业的好时机。OTA已经冲到前面了,只有牵手供应商解决共同的问题,力争最好效果,而不是把供应商推进深渊。

@刘照慧,执惠创始人兼CEO

供应商们崩了,OTA只能去直采了,线下能力还不够的情况下,杀鸡取卵也很危险,产业其实需要线上线下融合、共建良性生态。比如酒店付给OTA的佣金现在已经奇高了,我们也听到了不少酒店的抱怨。

@杨振之,来也股份创始人

供应商和OTA很难谈好,商业逻辑不同,在谈判桌上供应商不是对手,现在的问题是,供应商存活能力太弱,没资本抗衡。大危机已来临,想好自己的活路,作好自我重塑,是每个企业要思考的大问题。

我认为政策上没有博弈,如果三个月左右行业大量倒闭和失业,会有政策面的好消息。下半年旅游业会恢复,但整体消费能力会下滑。

@陈芝芳,优品三悦总经理

资产(库存)是受损的根源,资产方规避风险应该将部分资产(库存)通过包房/包舱/包票等B2B上下游业务合理的输出,至少在出现风险甚至是不可抗力时,可以让承包方承担部分风险。OTA渠道方如果没有进行包销和预付款的分销业务,原则上就不需要承担风险。

@大命,滑雪族创始人

其实这些都是成本恶性循环导致,看所有的上下游供应链根本就是成本高:员工人工成本高、房屋成本高、生活成本高、物价成本高、采购成本高.....所谓的消费升级,旅行打上标签,上上下下的企业发展,到底应该是在什么发展阶段?

2、都想活着,如何活着?

疫情重创下,文旅产业不少细分领域洗牌重塑已是难免,不少企业如何活下去首先要靠自己,产业链条企业能够自强互助,国家层面可能会有相关扶持政策,但惠及自身多少,并不好说。

@袁学娅,上海星硕酒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咨询官

我的建议如下:

1)停止所有新建文旅和酒店项目,让路存量项目;

2)旅行社、酒店、景点在等待恢复期领基本工资,上班实行内部培训过渡;

3)争取税务部门免税一年;

4)恢复营业后千万不要杀价竞争拉客,行业协会必须有所作为;

5)平台也有损失,恢复营业后的佣金不会减少;

6)线上培训和教育会进一步做大;

7)租赁物业经营者损失较大;

8)行业康复需要政府政策支持,少则3个月,多则6个月,年度预算都要重新制作。

@鲍毅卿,东方和平国旅总经理

个人认为,行业如果抓住好这次病毒带来的被动成长机遇,未来尤为可期!感觉有点类似当年的国企改革,很多下岗工人再就业,完成产业升级。当然,企业先要自救,一个连自救基本能力都没有的企业,本身也是落日黄花,淘汰是早晚的事情。

下一步市场一定会出现诸侯争霸的局面,我本人希望政府出台的政策是:放小、调中、平大。那些为社会做最大就业、总体纳税最多、各有特长的中型企业可以适当给予一定政策。

@林浩煜,中航信

在这样的大环境和大事件的背景下,从人性角度出发,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考,毋庸置疑也能理解,都想活着!这已经不是具体业务如何做的问题,是大家有一起共建行业良性生态的行动和想法。

@肖述涛,大美儿童世界创始人

我觉得这次疫情的教育意义很大,中国的产业链环环相扣,一个铃铛响了,就会一群铃铛响。旅游行业是个脆弱的行业,固定资产投入巨大,投资回报较低,又很依赖于运营。如果这个行业没有带头大哥,没有道德标准,没有上下游评价体系,估计杀伤力很大。

从亲子文旅来看,我觉得这次疫情过后,大家应该保持合作、协作、抱团、开放的方式,把井喷市场规范好、服务好。我认为,这个细分领域的上游是教育,下游是生产商和服务商。

关于产业政策,我觉得从我所在的亲子文旅领域来说,应该呼吁政府出台一个亲子文旅的公共安全体系或者行业标准。

@陈芝芳,优品三悦总经理

文旅产业链最需要的是金融对上下游供应链的支持,没有金融支持,抗风险是空话。要获得金融支持,需要上下游尽可能的打通数据,形成完整的数据链,在行为数据和交易数据共同的作用下,尽可能的得到低成本的金融授信。目前,文旅服务类企业最需要的就是资金来准备低谷之后的反弹。至于国家,只能浅尝辄止的对资产类企业予以一定的补贴。

李论,首旅如家小镇发展管理副总经理

文旅产业似乎像汽车改装业,真正发展好汽车产业才有机会发展好改装产业,所以,文旅未来更多的改变是重视基础产业,防护、医疗、教育、储备、控制。当务之急是如何应对接下来的高流动、多病源、轻防患的危急期,配合国家,挺过去,再跟随国家号召,一起推,政府一定会给予最大的指导和帮助。

在发展时期抱团是最有效的方法,可以优势互补,在生存时期,需要的是破茧,谁能有突破,寻求生路,大家才有借鉴和互补的机会。当务之急是生存,应舍小保大。政府一定有能力解决民生,所以我们无谓恐慌,我们更多的是总结短板,考虑我们怎样再回到快速发展的轨迹。

@张力,百事通旅游创始人

对于政策这方面,可以去争取,相关部门也会有,但不是所有企业都用得上。政策能够争取是好事。2003年也一样有政策,倒下的也不少,所以关键还是在于自己。

3、企业不倒,要有现金流,从哪来

现金流是生命线,文旅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要尽量开源节流,同时国家也应出台相应的扶持政策,包括通过相应的金融手段,为企业舒缓资金压力以及保持流动性等方面,提供支持。

@韩泽,某文旅科技公司CEO

天助自助者,自强则顽强。对于小微企业,应收缩控制成本,想尽一切办法开源节流。

经历周期,经历黑天鹅,对于企业来说,对于CEO来说是好事。现在是想办法活,活着就是负责任,哪怕裁员,企业要是不倒,也是为社会和政府在分担压力。

@孙晖,腾讯文旅运营总监

危机和机遇永远都是并存的,任何时候都需要关注两点:你的用户侧在起哪些变化,是否满足还是引领了需求,危机对于自身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,是被动的还是可以主动克服的;第二就是在产业链的角色定位和价值定位,在强调新消费新体验回归理性的时代,自身真正的价值所在。

@赵宽,中国旅游研究院博士后

我正在研究非典、2009年H1N1和韩国MERS中受影响的各国旅游行业。总体来说,各国政府都是从行业减免税、成立特殊基金、游客保险、增加营销预算等角度来保护和激励旅游行业。

中国加大基础性公共投资,如城乡路网建设、医疗卫生教育设施、城乡给排水、养老设施、文化设施等,可大大促进就业,政府从一般竞争性行业退出而向公共服务配套挺进,全力释放和促进实体经济发展,严控房地产等资产泡沫,经济发展前提下,旅游将会有可持续健康发展。旅游不是独立的行业,跨界和融合是旅游的基本特征,社会生活的人和经济生活的人作为主体是旅游的本质属性。

这个事情上,政府必须牵头有所作为,我们行业能做的就是把建议想法汇总汇报给相关政府部门。

@丁云勇,张家界市原旅游局局长、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

把旅游发展好,必须置于国家和社会宏观层面考量,把旅游做好,必须置于人的需求微观层面,这两个层面相互作用,相互促进,这就给政府和市场主体的企业提出职能分工的要求。

政府政策供给只是辅助性措施,不是目的和根本。疫情是阶段性的是暂时的,强大的国家组织力一定能尽快打赢这场战斗,但各行各业的复苏是最重要的问题,有的行业在继续惯性发展,有的可能要重启,这期间还不排除各种挑战,包括自然灾害和国际斗争,压力可想而知,但强大的中国痛定思痛,一定要立足战略性、根本性解决问题。这一切,人是最关键的因素。

@邹锋,深圳市旅行社协会会长

我有几方面的建议。第一,毕竟这次文旅部发文让我们(旅行社)停业,那应该可以对我们行业这次的停业直接损失进行一次性补贴。第二,停业期间能否帮助旅行社企业减负工作,呼吁旅游企业场所业主减免停业期间的房租。第三,减免停业期间的“五险一金”企业承担及个人承担费用。第四,退回上一年度旅行社企业缴纳的相关税费,帮助企业度过难关,免去旅行社企业未来半年增值税的征收。第五,设置旅行社行业基金,扶持帮助旅行社行业长期发展。第六,建议银监会开设专项旅行社金融融资方案,向旅行社快速提供金融扶持。第七,尽快暂时退回旅行社质保金,快速为旅行社提供部分流动性,舒缓现在的应急现金流困难。

@甄浩,易游天下董事长

旅行社度过疫情危机最重要的是现金流。这个行业是轻资产行业,淡旺季明显,属于人力密集型,在良性现金流情况下,企业至少有半年以上的缓冲期。如何在大量退团的时候补充现金流才是要务。

4、期望大企业与中小企业形成合力

应对此次危机,国企与民企,大企业与中小企业,抗风险能力和所获支持等方面,都有所不同,大企业要在其中起到“挥旗”作用,中小企业与之联合,形成合力,推动相关政策的出台。

@赖崎,磐融资本董事长

国家救助行业,得通过补贴/基金/金融/税收四个途径。国家队不需要,但会优先获得,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获得税收政策不难,前三者要获得就很难。自救就要做好准备迎接疫情之后的反弹,引导大量的市场需求的选择,包房包舱包票等等供应链上关键资源的争夺会是重点。

普惠金融是个机会,这是国家战略。当然不会白给,关键是数据(行为数据和交易数据)与政府平台或者银行数据链平台的打通。

@刘亮,腾轩旅游集团CEO

我认为减免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,这个最容易实现和落地,最能见效,其他什么融资贷款,补贴太难了,落不了地。

@熊晓杰,时代文旅首席战略顾问

带薪假期是最值得推广的,过去一直推不动,今年疫情也许是个契机,政府也不得不认真考虑此事了。考虑到各企业的压力,带薪假期也可变通,也可考虑未必全薪。另外,过去我们也呼吁过延长春节假期至两周,这个也是值得推动的。春节七天假带来社会问题太多。

@徐琳,瞰邦投资亚洲合伙人

我也结合大家的意见简单聊一下我的想法:

1. 国际供应商的优惠退改签政策和各国政府的签证延期政策,希望可以国家牵头,行业组团来呼吁。我前几天找了UNWTO(世界旅游组织)和PATA CEO(亚太旅游组织)去联合呼吁此事, 并建议针对给出此优惠政策的国外供应商建立“优待中国供应商名单”。UNWTO 说正在内部讨论。但是一己之力远远不够,需要业内各大权威组织和媒体联合起来发声;

2. 国外银行很容易给中小企业根据客户订单做供应链金融(低息贷款),国内似乎很难。建议国内银行/政府可以给大企业“支持上下游企业的定向放贷”(帮助你的上下游,就是帮助你自己,且容易把握风控);

3. 政府的补贴应该有,但是感觉很难实施;

4. 行业的保险机制趁此机会需要更健全。

@默照,猎户座创始人

关于政策,期望有大企业或者平台挥旗,中小企业联署,一起能够要一些合理、共享的利好政策出来。

新型肺炎疫情是一场国难,每一个创业者的事业都来之不易,都是要由小到大,由弱变强的一个发展过程的,中间经历各种坎坷,有的时候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而倒下,而是还没有长大就倒下了。

在不同领域不同规模和阶段的企业可能受到的创伤不同,也有医疗设备和在线办公等领域里反而是巨大的增长机遇。可在这个时刻,不管是大企业、小企业,国企或者民企,线上平台或是线下实体,我们是不是可以同心共情,去面对这场挑战,集思广益,呼吁相关政策,抱团取暖,强化协同合作,为建设一个更好的文旅生态而真正做一次破界的努力呢?期待、共勉。


本文为 角度商业(http://www.jiaodoo.cn)转载作品,作者: 执惠。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角度商业观点。

发表评论